印后成数字印刷在书刊领域开疆拓土的焦点
2015-03-20 10:54
来源:慧聪网  编辑:刘雪
更多
当按需印刷成为印刷业内不折不扣的关键词之时,越来越多的出版商或观望或开始涉足数字印刷。按需印刷业务的开展是个系统工程,如果说个性化的数字印刷让出版业开始憧憬按需出版,那么正是数字印后技术的成熟让我们对按需出版有了切身体验。
  当按需印刷成为印刷业内不折不扣的关键词之时,越来越多的出版商或观望或开始涉足数字印刷。按需印刷业务的开展是个系统工程,如果说个性化的数字印刷让出版业开始憧憬按需出版,那么正是数字印后技术的成熟让我们对按需出版有了切身体验。纵观当下,印刷环节的市场突破点集中在观念转变、版权保护等软件领域,相反,印后环节的硬件匹配能力则正逐渐成为数字印刷在书刊领域开疆拓土的焦点。
 
  几乎在同一天,中国的两大图书进出口公司——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图公司和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教图均启动了按需印刷项目。其中,中图公司宣称将实现中国图书的24小时全球直供,同时让中国读者能够以最短的时间阅读到世界各地的优秀图书;中教图同样以“一本起印,按需定制,全球配送”为理念,旨在与中外出版商、渠道商、用户共同建立POD按需出版国际联盟。
 
  两大项目的同时启动将出版印刷业的目光聚焦于按需出版和数字印刷,同时,我们也看到,除了这两家公司以外,还有很多出版商也在观望着数字印刷的发展当然,更有少数的出版商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投入到按需印刷业务的发展之中,但此时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原因促使出版商亲自参与到图书印制的业务之中?笔者认为,除了数字印刷技术的不断进步之外,数字印后技术的兴起更进一步推动了出版业的变革。
 
  从“一张起印,张张不同”到“一本起订,本本不同”
 
  数字印刷发展初期,其主要应用于“超小批量”,从几本到几十本,多则数百本,印后处理主要依赖于手工或半手工类的小设备。现在,数字印刷已然朝着高速化、工业化的方向发展,这就要求其后道工序也同样能够有工业化的水准。令人欣喜的是,数字印后技术不负众望,现在有很多厂商都能提供工业化的解决方案,如MBO、马天尼、亨德利、精密达等。而正是数字印后解决方案,使数字印刷生产线得以延伸,如果说数字印刷是“从纸张到印刷了的纸张”,那么延伸到数字印后之后便是“从纸张到成品书”,这就是从“一张起印,张张不同”到“一本起订,本本不同”的变化。
 
  从数字印刷到按需出版
 
  对于很多国内的书刊印刷同行来说,他们对于“本本不同”的数字印后生产线的印象来源于2012年德鲁巴展会。在那次展会上,印后知名厂商MBO公司与马天尼公司在展会现场合作,向全球印刷业同行演示了什么叫做“本本不同”,一条从卷筒纸到胶装书的数字印后生产线成为现场的“明星”——数字印刷完成的卷筒纸印刷品,通过MBO开卷装置后进行裁单张裁切长度可变,之后MBO折页机根据加工信息控制气动栅栏,对每份单张纸印刷品进行不同方式的折页,形成不同的书帖,之后堆叠设备根据预设将多份书帖堆积成一份书册送至胶装设备,胶装设备则根据预设信息对不同薄厚的书册铣背、配封面、烘干以及三面切。就这样,在生产线的最后,人们看到的是一本本厚度不同、幅面不同的个性化图书。
 
  如果说个性化的数字印刷让出版业开始憧憬按需出版,那么正是数字印后技术的成熟让我们对按需出版有了切身的体验。我们看到一本本不同幅面、不同厚度、不同内容的图书可以同时在线输出,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能真正地忘记传统印刷批量生产的概念。同时,我们也会惊讶于数字印后生产线惊人的生产速度,虽然生产的是不同的图书,但同样是工业化生产的级别。
 
  这就是数字印后的魅力,它同样秉承了数字印刷个性化、按需的特质,并在此基础上做到了自动化,可实现连线生产。
 
  得益于此,我们可以想象,今后编辑策划的图书,不仅可以有个性化的内容,还可以有个性化的封面,甚至个性化的幅面。
 
  从传统库房到印刷车间
 
  笔者有幸参观了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中教图数字印刷车间,位于一栋楼房的二层,车间宽敞、明亮,整洁有序,各种不同生产能力的数字印刷机以及印后加工设备一应俱全,尤其是印后加工设备,有同数字印刷机连线的数字印后生产线,也有离线的生产型数字印后生产线,两大生产线互相配合,可生产各类应用于不同装订方式的书芯。与此同时,胶订、锁线、精装等装订设备可对书芯进行最后的处理。
 
  看到如此齐全的设备,笔者突然有一个想法,在当前出版行业库存量压力巨大的背景下,数字印刷车间何尝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路径?我们不妨将车间作为图书库房,需要出库多少本就印制多少本。有了这样的一个车间,无论你是需要一两本,还是一两千本,“数字印刷+数字印后”的生产线都可以随时解决。
 
  当然,谈到这个问题,我们固然无法忽略成本问题,但笔者相信,随着各项技术的成熟以及业务量的增大,成本问题总有迎刃而解的一天。
 
  从印刷厂到出版社
 
  在数字化浪潮中,每个出版商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发展数字出版也成为出版业不得不走的一条道路。我们看到,当前的出版行业,数字出版如火如荼地行进着,而拥有成熟的数字印后生产线无疑将是联结数字出版与支持出版的重要通道。正如中图公司总经理张纪臣所言:“中图的按需印刷不是为了建一个工厂,买几台设备,而是以按需印刷为抓手,以传统出版物进出口为基础,塑造一种全新的运营模式和服务方式。”
 
  可见,数字印刷已经不是一种简单的加工方式,而是一种创新的数字出版或者说按需出版的运营模式。这种方式使得断版书得以复活,使得小众图书有了发挥的机会,使得读者能够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内容按需印刷……总之,数字印刷给了出版业更多的机会和发展路径。
 
  按照一般的思路,印刷的事情总该是印刷厂的事,何以各出版巨头纷纷涉足这一领域呢?这个问题在文章开头就已经提出,而除了以上提到的原因之外,恐怕在这一点上,自动化水平超高的数字印后技术同样功不可没。不同于传统印刷设备,无论是数字印刷设备还是数字印后设备,虽然同样具有工业化的水准,但同时也不失其办公化的特色,自动、智能、整洁是其主要特点。而操作上也趋于计算机化,更加易于非专业印刷企业接受。
 
  据了解,全球最大的纸本和电子内容经销商,美国英格拉姆内容集团每月按需印刷量达170万册,每天印刷图书5万册以上,每周更新电子书品种2000余种。那么我们也期待,中国的“英格拉姆”能够迅速崛起,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列出一系列数字去震惊世界。
  • [1]
作者/来源:/慧聪网 责任编辑:刘雪
  • 热点
  • 博客
  • 论坛
  • 高端访谈
  • 印刷器材
  • 热门人才
  • 最新招聘